庸常岁月·4


天气实在太热,学校到底还是放了假。究竟是天气实在太热还是有谁听到了什么风声外面有了什么动静?林志清哪里知道,他一个总在别人手下讨生活的人,只随遇而安就是了,就像棋盘里的一颗棋子似的,运势多半掌握在下棋赌输赢的人手里呢,走到哪儿,林志清自己说了不算。

这正是他的可悲处。连他的学生都看出来了,一个曾经被林志清改造过既对他佩服不已又对学校教育心有憎恨的小愤青背地里抖胆说过,林志清整个儿就是一条老实又傻逼的鱼,一辈子就知道在那么一池浑水里折腾,可惜了。不愧是林志清的学生,有林志清的味儿。然而,他又哪里全知道我们这位可敬的林志清的心啦。林志清毕竟读了好多年的书,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猪跑过?他知道水浑水清。就是因为他所在的是一池浑水,他才有志于使之变清的,你看看他这名儿,志清嘛。他的理想最终能不能实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这样想,他也在这样做。正像鲁迅先生所说的: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谁第一个走呢?总得有一个带头的吧,林志清就希望他的身后能走出这么一条广阔的新教育之路来。

其实放不放假,林志清倒无所谓。他本没有什么交际应酬,更不是什么打牌的好手。他不想补课,只是不想一年到头跟井底之蛙似的一直生活在校园里。放假了,他不见得就能闲着。他天生就不是一个闲得下来的人。林志清选择做老师,其实他从来就没有后悔过。说心里话,林志清还是十分热爱教育的。他从没奢望过每天“朝九晚五”地上班每月五千一万地进账,他只希望法定的每天八小时每周五天班以外的时间包括寒暑假都能如数地兑现给他林志清。

就这样的起码要求,竟成了林志清的理想。就因为有这样的理想,林志清走过了好几所学校。就像离过婚的女人一样,离婚的次数越多,对婚姻的感觉就越差。相貌平常个头矮小的林志清本不是个刺头儿,他没有多少非分之想,以前少不更事是可能的,现在二十年的书教下来了,世间万象,他看得还少吗?“一个教书匠,紧蹦腾,又能蹦腾出个什么花样儿来?”他常这样宽慰自己,他只是希望得到本就属于他自己的那一份自由。

要说呢,希望得到自己应得的那一份儿,本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他林志清,那看字不清的近视眼,看事儿却常能入木三分。用一个同事开玩笑的话说,他林志清总能直击痛点,“一针见脓”。林志清在他们办公室里就曾大放厥词:“很多人动不动就喊‘视质量如生命’的口号,其实那些人就是‘一切为了自己’。他们常常忙于‘人事’而很少考虑过学生的生命质量,他们在大会小会上最爱讲的就是奉献,说什么某某名校正是因为有了‘抓高考要抓出血来’的精神才成为名校的,说什么‘死抓才是硬道理’,好像只有他们才最关心教育才最懂教育,其他人不是弱智就是白痴,起码也要算是懒虫……”看出来了吧,小愤青哪来的,是他这个老愤青影响出来的。领导不是不重视他嘛,嘿,还真没有几个领导能在他林志清那小瞳孔里面成像的呢。他曾有一个著名的说法:“站在山顶和山脚的人看对方都是渺小的。”林志清坏就坏在他那一张臭嘴上。

林志清最瞧不起那些一见话筒就上瘾照着秘书写的稿子读都读得罗里巴嗦的领导。我就曾亲耳听过他讲的一个领导的故事。说有一个农村学校的副校长倪秋余,是那种见到荣誉要上见到困难就让的主儿,人如其名,老于世故,八面玲珑,两任年轻有为的校长都没玩得过他。有一年暑假抗洪抢险,多少女老师都站在水里了。最危险的时刻,忽然有人想起了老倪,一直在现场指挥的老倪哪去了呢?第二天人们才得知,老倪这几天腰疼,头一天晚上实在支撑不住了,又不好意思惊动大家,就躲在学校实验楼三楼顶上睡觉了。多少人那个感动啊,唯有林志清不买他的账:能连着三天三夜打麻将的倪秋余,他的腰咋就不疼?他整个儿就是一“泥鳅鱼”!他还信口给老倪编了一副对联:“大会不发言小会不发言前列腺发炎,政绩不突出业绩不突出椎间盘突出”。从此,林志清就有了个“秀才”的雅号。但秀才归秀才,用倪秋余的话说,“跟我斗,你还嫩着呢”。林志清呆不下去了,最后唱着“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歌儿走了。

换过好几个学校的林志清,我太了解他了。他是陶渊明、柳宗元、苏东坡读多了,一股书呆子气,又一根筋,从来学不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其实,他特爱教育,特爱孩子。不管你学校里怎么表彰先进,他林志清从不会为了先进而先进,他永远努力地按照自己的理解自己的追求去生活和工作。

他真的不是一个懒散的人,相反,他很勤快,有时到学校了门卫还没开门呢。但工作上他不会看领导的眼色行事,这就毁了他一辈子的前程。他学习了二十多年的对错,但是现实只和他论输赢。“领导永远是对的”这话他不是不懂,但是他无论如何就是做不到,吃多少回亏了依然故我。不知道你吃过鱼没有,其实小鱼比大鱼吃起来更有味道,但是小鱼剌儿多,一不小心就会卡了喉咙戳了舌头的,所以,好多人都不太喜欢吃小鱼,至少没有那份耐心吧。林志清就是这样的一条小鱼儿,身上有刺儿。领导用人嘛,还是用听话的,用起来顺手啊。他身上有刺儿,用起来总是别别扭扭地,自找烦恼嘛不是。俗话说得好,话不投机半句多。在教书的同行里面,林志清还真没有几个谈得来的知己,因为学校里有激励竞争的机制嘛,同行就多成了敌手了,明里头打哈哈一派和气,暗地里使绊子恨不得摔死你。林志清不是有个性吗?越是有个性,就越是要让你孤立起来。人跟人本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因为人生观价值观不同,故而处事的方式就有了不同。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不同,林志清就成了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客观一点说,领导也不全是糊涂蛋,林志清走过的几个学校,也有领导真赏识他的。他们也清楚,所谓的教育“辉煌”不只是那些虎狼一般的“能手”创造的,有林志清在,有林志清这样的老师在,孩子们的内心会变得安宁,因为林志清对教育的理解更深远,他有一颗金子般的心!

跟林志清讲什么奉献,那完全是多余的。就看看他林志清放在办公室里的躺椅和大衣吧,你就可以知道,他何止是劳模啊,整个一“劳魔”。他也需要银子,但他真的不只是为了银子,这一般人是不可能懂的。林志清最爱唱童安格的那首《其实你不懂我的心》了,总有那么一点儿“世人皆浊我独清”的意思。如果把学校里的人也分成鸟类和兽类的话,那他林志清就是一只彻头彻尾的蝙蝠,既不属于鸟类,也不属于兽类。和他相处这么多年,他那臭老九的脾气我是太了解了。

林志清把他那用了十多年的躺椅收拾收拾又放回了墙角,秋后开学还要用呢。卷好那件打了一块补丁的军大衣,就算是结束了又一个学年的教育教学工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