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拒绝赝品!

 

你看过署名为“全庸”的武侠小说吗?你看过“中翠”牌的香烟吗?你看过“红欢喜”乒乓球吗?如果你近视,全当“金庸”、“中华”、“红双喜”买了,你也许能气乐了,你在非常佩服这些能赚钱的“创意”之后,心中有没有升起一股别样的情绪呢?。

记得在一份教育报刊上读过一篇题为《腊鱼》的小小说,讲一个保安为了换一个工作,就把父亲手制的干腊鱼送给厂办公室主任了,后来他无意间发现干腊鱼挂在了厂长家的阳台上了,最后干腊鱼又由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作为年礼送给了身为教师的老父。应该说,这篇小说的创意真不错,要不,也不会吸引老编的眼球。但是我,读后却并没有产生多少快感,甚至可以说,有些厌恶。因为,之前,我在哪儿看过一篇小小说,也是讲的送礼,也是讲礼物转了一大圈之后又回来的故事的。所不同的是,那礼物不是干腊鱼,是两瓶茅台。

人的那点儿小聪明,可能是天生的,无师也能自通。我曾经批改过一篇学生作文,题目叫《猫》。说猫是一种漂亮的小动物,驯良,乖巧,很讨人喜欢。玲珑的小面孔,衬上一条美丽的尾巴,显得格外漂亮;一到夏天,猫的尾巴老是翘起来,一直翘到头上,身子就躲在尾巴底下歇凉。……你要是没读过法国布丰的《松鼠》,也从没看见过猫,你肯定要赞叹小作者的文章之美。

我还看过《青年博览》上的《爱斯基摩人捕狼》和《读者》上的《爱斯基摩人猎豹》。真不知道是狼偷了豹,还是豹偷了狼。你有闲工夫吗?去网上搜索一下吧,要表现“母爱”主题的文章吗?什么《野鸭》、《野兔》、《羚羊飞渡》、《猎豹》、《毒刺》、《老牛拦水》,要一箩筐都有。要“成功应聘”的经验吗?你会得到一打靠捡纸屑、清垃圾、看小孩等意外的举动而获得成功的故事。

我们不能否认“英雄所见略同”的情况存在,也不反对初学者的模仿。但是,我们不能容忍那些不知脸红的剽窃行为。对于那些存心盗用别人的劳动成果去谋取自己名利的人,我们不仅不能为之叫好,更应该“人人喊打”才对。因为鲜廉寡耻的抄袭,既是对原创作者和读者的极不尊重,更会助长浮糜文风甚至浮躁世风的蔓延。

对于后学者来说,适当地进行一些模仿,不但是可以的,而且是必须的。有句格言讲得好:“模仿是走向成功的第一步”。牛顿也说过:“如果说我是一个天才,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其实,后学离不开先导,后来的成功者正是借鉴、继承和发扬了前人的成就,才取得了他自己的成就的。没有借鉴,没有继承,就没有创新,就没有发展。我们谁都知道,杜甫就是我国古典诗歌的“集大成者”。

但是请别忘了还有一句格言:“一味地模仿会使人成为奴才”。到底是要走向成功,还是要成为奴才,那就要看各人的造化了。记得,以前听过一个故事,说唐代诗人崔颢登上黄鹤楼赏景,写下了一首千古绝唱——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后来李白也登上黄鹤楼,放眼楚天,胸襟开阔,诗兴大发,正要提笔写诗时,却见崔颢的诗,只好说: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就因为不谋而合,就因为难出其右,李白于黄鹤楼就不愿再题诗了。看来,李白能流芳千古,永远让人敬仰,不仅因为文才好,更是因为人品高。大家之所以是大家,大概是因为他们的“文”“质兼美吧。

清代赵翼《论诗》五首之二说:“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赵翼论诗主张“独创”,反对摹拟,认为“大凡才人必创前所未有而后可以传也”,那是很有见地的。别人的再好,那终究是别人的,我们要有自己的东西在。其实,好文章,就好在创“意”,这个“意”必须是“我”的“意”,“我”要表达的意思,“我”的理解,“我”的感受。既是“我”的,那就该是“独一份儿”,所谓“人人身边有,他人笔下无。”踩着别人的脚印走路,可能永远也不会走到别人的前面。

   你是作者吗?拿出你的创意来!

   你是读者吗?不要为赝品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