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承恩故居客厅前廊柱楹联疑考


 

吴承恩故居客厅前廊柱上有这样一副楹联——

搜百代阙文,采千秋遗韵,艺苑久推北斗;

姑假托神魔,敢直抒胸臆,奇篇演出西游。

这副对联,为楚州区(原淮安市)已故政协副主席玛继宗老先生所撰,由江苏省书法协会会员李锡贵先生书写。它高度概括了吴承恩的创作源流和一生的文学成就以及他的名著《西游记》的历史价值。看得出来,这是一副写得很大气的对联。

笔者曾怀疑,这副楹联中的部分内容位置可能摆放错了。

合理的形式好像应该是这样的——

搜百代阙文,敢直抒胸臆,艺苑久推北斗;

采千秋遗韵,姑假托神魔,奇篇演出西游。

我为什么认为廊柱上的这副对联是错误的呢?

首先,对联是诗中之诗,一副好的对联是非常讲究对仗的。上下联中,“艺苑久推北斗”与“奇篇演出西游”是对仗的,而“搜百代阙文”与“姑假托神魔”、“采千秋遗韵”与“敢直抒胸臆”却不对仗;奇怪的是,上联中“搜百代阙文”与“采千秋遗韵”恰是对仗的,下联中的“姑假托神魔”与“敢直抒胸臆”也是对仗的。

在上联或下联内部,某两个分句之间,可不可能对仗呢?这种情况也是有的,但是上下联的对仗原则仍然必须遵循。

比如全国美术家协会挽齐白石的一副对联就是这样的——

抱松乔习性,守金石行操,峥嵘九七春秋,不愧劳动人民本色;

抒稻黍风情,写虫鱼生趣,灼烁新鲜时代,凭添和平事业光辉。

我们也知道,对仗有工对和宽对之说,一副好的对子,“意”是最为关键的,有时候会有“得意忘形”的情况,但宽对不是无原则的,否则就不叫对联了。

其次,对联是讲究平仄相间的,这样读起来才会有韵律美。我们不妨先来看两副对联:

湖南岳阳楼对联——

四面湖山归眼底,

万家忧乐到心头。

杭州岳飞墓对联——

青山有幸埋忠骨,

白铁无辜铸佞臣。

一般情况下,上下联句应该是“平对仄,仄对平,仄仄对平平。”而吴承恩故居客厅前廊柱上的楹联中,“搜百代阙文”与“姑假托神魔”、“采千秋遗韵”与“敢直抒胸臆”的平仄明显不对,而上联中的“艺苑久推北斗”与下联中的“奇篇演出西游”,平仄是符合我们通常的欣赏习惯的。如果进行换位的话,“搜百代阙文”与“采千秋遗韵”、“姑假托神魔”与“敢直抒胸臆”不仅对仗工整,而且平仄上口。

第三,调整之后,整副对联的美丝毫不受影响。

另外,玛继宗老先生既能写出如此大气的对联,他的对联修养是勿庸置疑的,因为“对仗”和“平仄”毕竟是“形”的问题,是对对子的常识。

我没有躬逢其事,而撰联人已经作古。所以,难以究其原貌。

经过长达十年的求证、思考和研究,我才知道,还是我错了。

对联对仗的基本规律一般概括为字数相等、内容相关、词性相同、结构相当、平仄相对等要素。但是还有许多特殊的对仗形式,其中有些对仗形式鲜为人知,比如,自对。

玛继宗老先生的这副对联就属于自对中的一种。

自对,也就是对联的上联和下联内部采用对仗形式,无论在长联或短联中,均可有自对,由于短联字数少,故只能有句中词语自对,而长联则既可以有句中词语自对,也可以有句中子句的自对。

比如:

三绝诗书画;

一官归去来。

(·李啸村赠郑板桥)

“诗书画”三字互对,“归去来”三字互对。

又如:

老吏何能,有讼不如无讼好;

小民易化,善人终比恶人多。

(清·徐清惠题武城县大堂)

“有讼”、“无讼”自对,“善人”、“恶人”自对。

而子句自对的情况,在长联中出现的更多,也更有趣味。

比如:

一尺布,一卷书,五夜寒灯慈母泪;

蜀江清,蜀山峻,十年水蘖远臣心。

(左宗棠挽黄云鹄母)

再如:

曾被习近平主席引用过的河南县衙三有堂楹联——

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

总之,吴承恩故居客厅前廊柱上的那副楹联,是一副内容与形式俱佳的自对对联。